第二千零五章 匪夷所思

西方蜘蛛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风雨小说网 www.44pq.org,最快更新迷踪谍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很显然,孟少爷的心思可不在重庆城里。

    他带着几个人直接出了重庆。

    他和老腊肉、李之峰一人骑着一辆脚踏车。

    后面,是石永福和曹瑞成开的轿车。

    吃饱了撑的啊。

    有好好的轿车不坐,非要骑脚踏车。

    这不是有病吗?

    一离开重庆,孟绍原就看了一下手表。

    “去官林镇。”

    孟绍原吩咐了一声。

    老腊肉就是一张重庆活地图。重庆周边就没他不认识的地方。

    从重庆城里骑到官林镇,孟绍原下了脚踏车。

    骑了1小时10分钟。

    后面的轿车也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曹瑞成从轿车里出来,一路小跑到了孟绍原的面前。

    孟绍原坐在地上一边喝水,一边喘息:“画下来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都画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休息15分钟,回重庆。”

    “长官,画什么?”老腊肉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画画啊,我想当个画家啊。”孟绍原一本正经说道。

    15分钟一到,孟绍原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他的脚踏车,已经被曹瑞成塞到了轿车的后备箱里。

    眼看着孟绍原就要钻进轿车,老腊肉忍不住问了句:“长官,我们呢?”

    “你们骑回去啊,我在重庆等着你们。”轿车一溜烟的走了。

    老腊肉瞠目结舌:“这,这还是个人吗?”

    李之峰一脸苦笑:“他是人吗?这才刚开始呢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两个人气喘吁吁的终于回到了重庆,看到轿车就停在那里。

    孟长官章坐在轿车里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“长官,他们到了。”

    曹瑞成走到车窗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那么慢啊。”

    孟绍原睁开了眼睛,看起来还一副很不满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随即他下了车。

    老腊肉两个人上气不接下气,一句“长官”还没出口,就听孟绍原说道:“别下来啊,继续,咱们去老鹅乡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是真的折腾人啊。

    到老鹅乡的时候,老腊肉和李之峰两个人的脚都软了。

    孟长官今天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,到了老鹅乡,只下来简单的转了一圈,随即便又钻进轿车走了。

    这一整天,孟绍原一直都在折腾着。

    董益三提供的1号电台出现的五个点,他都去了一次。

    每次都是从重庆骑着脚踏车出发的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结束。

    五个点都去了之后,孟绍原又从官林镇到老鹅乡,从老鹅乡到陈家乡……

    总之,这五个点,点到点之间,他都走了一遍。

    到了后来,就算有休息,孟绍原也实在是骑不动了。

    只能让石永福代替他骑。

    就可怜李之峰和老腊肉了。

    反正终于任务结束,回到重庆的时候,两个人下车的时候脚一软,差点连人带车摔倒。

    李之峰和老腊肉那腿哆嗦的啊。

    “明天你们放一天假。”

    要说,还是孟长官体恤部下啊。

    老腊肉喃喃的说了一句:“兄弟,这些年在上海,你是怎么熬下来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熬呗,熬不下也都熬。”李之峰一腔悲愤,然后同情的看了老腊肉一眼:“老哥,现在轮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大早,孟绍原到办公室的时候,两条大腿还是酸疼酸疼的。

    “孟科长。”王南星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孟绍原掏出了一张纸条:“你带人,立刻去邮局,按照上面的时间,看有谁在这五个个时间点,到这五个地方去送过邮件,一经发现,立刻逮捕!”

    “是!”王南星问了句:“在邮局里?”

    “在邮局里。”

    孟绍原笑了笑:“魏大铭的一句话,提醒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特技室如果找不出来的的绝密电台,别人也找不到!”

    这是魏大铭说的。

    孟绍原猛的又想到了魏大铭说的另外一句话:“侦察台,监听的都是普通电台!”

    所以,魏大铭和他手下的人,始终把目光顶在了日特电台上。

    潜伏在重庆的日特,不用电台接收来自上级的命令,用什么?

    “这是人的固定思维,魏大铭,甚至包括我,也坚定的认为日特一直都在使用电台联络。我们一开始,就走错了方向。”

    孟绍原平静地说道:“可我忽然想到,还有一种可能,普通电台。重庆电报局!咱们电报局收发民用电报是怎么个流程?”

    “在那等电报呗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急电呢?事先不知道有电报来?”

    “那就电话通知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电话呢?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让邮局收费送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王南星说到这里猛的醒悟过来:“我知道了,日特方面用的是民用电报下达的任务!”

    “准确的说,是有任务要下达了。”孟绍原笑了笑:“日特方面和那个1号特工,很清楚的知道,我军统一定会严密盯紧电台。他们只要一启动,立刻就会被监视,并且有被捕的危险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采取了一种特殊的方式,重庆官林镇某某人收,其实,是在通知1号特工,到官林镇接受新的任务。因此,1号电台就出现在了官林镇。

    这么做有两个好处,一是不断的变换地点,电讯处无法捕捉到其准确地点。第二,如果一直是同一个地方,也容易引起怀疑,电报局一样有咱们的人在那负责审查。

    每次都是一个新的地点,审查的很容易疏忽,这是他们最狡猾的地方。而这当中,有一个是最难办到的,怎么把命令准确及时,而又不会暴露的送到1号特工的手里?”

    邮局!

    王南星听到这里彻底的明白了:“去电报局取邮件的有固定的人,送邮件的每个区域也有固定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聪明啊,日特机构变聪明了。”孟绍原淡淡说道:“我可以确定的是,去电报局取邮件的人,是无辜的,他们根本不知道其中的内情。而送邮件的人呢,也不显山不露水,因为去这些地方送邮件是他们的工作,可是只要他们一看到这些地点,以及收电报的人名,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”

    王南星怔怔的叹息一声:“匪夷所思,匪夷所思,居然会用这样的办法?”

    说着,他看向了孟绍原:“孟科长,老实说,之前我还在想,您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名气,日特怎么会那么害怕你?现在,我算是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他忽然略略抬高了声音叫了声:“重庆的日特们,四川的日特们,你们的好日子到头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