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百零六章、不是贫道心狠手辣啊

猛虎道长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风雨小说网 www.44pq.org,最快更新立道庭最新章节!

    天罗地网一收,那卯日老祖在天罗地网的束缚下动弹不得,巨网不断缩小,逼得卯日老祖不得不显出原形。

    杨尘予哈哈大笑一声,右手一挥:“众天兵各自归位,不得在凡间逗留。”

    那些站在云上的天兵随即大吼一声:“谨遵法旨!”随后隐去身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本神昔日也听闻过,那卯日星君就是一只金鸡,没想到他的后裔果然也是一只金鸡。”

    敖辛见到那卯日老祖落网,不由得心中痛快,说起话来。

    杨尘予右手一招,天罗地网随即飞了过来,那白色云纹与黄色土气交织的巨网之上果然躺着一只金色公鸡,其体型竟然比牛还大,身上丝毫没有半点妖气存在。

    听得敖辛所言,那金鸡急忙求饶:“还请上仙饶得小的一命,小的乃是卯日星君族人,还望上仙看在先祖的情面上,放小的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面对死亡的恐惧,那金鸡也不敢称什么卯日老祖了,只是求饶,还企图以卯日星君的情面逃得一命。

    杨尘予看了看敖辛,若是将这金鸡放了,必定会引来更大因果,并且敖辛也会不满,倒不如一了百了,也省得一些功夫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杨尘予呵呵一笑,从袖中取出一物来,只见此物却是一张画,上面画着一片大海与一个孤岛,海水边缘却是一轮初升的旭日,霞光万丈。

    看到此物。那金鸡有些不明白,正在这时,却听到那个道士笑道:“我这海疆旭日孤岛青木图还差个打鸣的,若是你自愿进去,本尊便饶你一命,如何?”

    听得这道士如此一说,那金鸡如何不知道士的意图。这哪里是饶自己一命,而是要抽出神魂填入这尚未成型的法宝之中做个器魂,若是那样还真是生不如死了。

    见到金鸡连连摇头。杨尘予哪里还与它多言,一把抓了过去,捏住颈子就是一扭。只听得啪嗒一声骨折,随后杨尘予将那海疆旭日孤岛青木图朝着金鸡身上一罩,顿时一股无形吸力传来,金鸡身上随即露出一道虚影,正是金鸡的神魂,数息之后,金鸡神魂发出一声哀鸣便被拉入画中。

    随着金鸡神魂入画,这幅海疆旭日孤岛青木图顿时一层金光从画面上闪过,杨尘予再度看去时,那画中孤岛上却已经有了一只正在打鸣的金鸡。就连那轮旭日也显得真实了许多。

    杨尘予嘿嘿一笑,叹道:“总算是收了一件火之精魂进去,若是再有三样,这件法宝就算是成型了。”

    这副海疆旭日孤岛青木图,杨尘予可是下了不少功夫。以沱江之中的水之精为基础,加上从巴蛇山脉中炼出的火之精,土之精,方才炼制出此宝,但毕竟那沱江不是大海,巴蛇山脉中提炼出来的火土两精也只是代用。再加上杨尘予尚未成就地仙,培育不得器灵,因而也就只炼出一件半成品罢了。

    如今那金鸡神魂入画,算是将太阳真精给补上了,不过还需得寻来水土木三种异兽精魂,这件法宝方才能够彻底成型。

    当然,即便是如此,现在这幅海疆旭日孤岛青木图其威力也不容轻视了。

    “哪里逃?”就在这时,敖辛却是发出一声大吼,那条腰间的水带飞了出去,转眼之间卷了一团东西回来。

    杨尘予看过去,方才发现,竟然是一只金鸡。

    怎么还有一只金鸡?杨尘予一愣随即又笑了起来,自己倒是有些糊涂了,这正是那只打伤孟挺的妖怪,这应该是那卯日老祖的后裔,自然也是金鸡。

    原本这只金鸡是为自家老祖掠阵的,没想到最初老祖还站着上风,转眼之间就被那恶道士翻盘,逼出原型,抽出神魂,吓得这只金鸡都有点傻愣了。

    等它反应过来,想要逃跑之时,敖辛却早已将它盯住,自然是手到擒来,这只金鸡甚至连自己的戳神金光都不敢放出。

    “主上,这金鸡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敖辛见那卯日老祖被抽取神魂,心中恨意已减少不少,何况这只金鸡道行低微,就算是让主上填入画中也起不了什么作用,因而须得请示。

    杨尘予却是带着笑意将束缚在金鸡身上的水带解开,朝着敖辛笑道:“何须如此,暂时先放它一条生路吧。”

    敖辛听得一愣,暂时先放它一条生路?这是何意?

    那金鸡身上束缚一解,又听得道士所言,不由得大喜,展开翅膀就飞上天空,朝着西方而去。

    不过这金鸡却没有注意到,杨尘予将其解开之时,却在其背上贴上一张符箓。

    见到那金鸡消失在视线范围内,杨尘予才脚下踩云而起:“走,去看看那金鸡的老巢。”

    直到这时,敖辛方才明白杨尘予的意思,这哪里是放它一条生路,而是顺藤摸瓜,一网打尽啊。

    杨尘予怎么可能留下这等因果后患,这修道原本就是顺天而行,若是因果纠缠过多,那便是逆天,如何能够修得正道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杨尘予心狠手辣,不管那些金鸡是否无辜,就凭杨尘予与那卯日老祖之间的因果,就该灭杀!何况杨尘予所说之话是暂时先放它一条生路,等到了其老巢,这暂时便过去了。

    主上不愧是主上,这份果断,自己倒是有些不如了。

    敖辛默默腾空而起,跟在杨尘予身后不由得想到。

    那金鸡早已被卯日老祖的下场惊得神魂激荡,生怕那道士反悔,一心想着逃命,因而不但没有发现杨尘予贴在自己身后的符箓,反而直线而进,朝着自己老巢飞去。

    杨尘予敖辛两人跟在其后,这一路飞过去,怕不下数千里之路,眼看就出了国境。杨尘予不由得眉头一皱,怎么还是国外而来的?这么远都能够发现巴蛇山的异状,倒是有心了。

    出了国境不远,那金鸡便朝着一座偏僻的山谷落了下去,片刻之后,整座山谷沸腾了,到处都是惊慌的鸡鸣声。

    如若不是见到那金鸡落下去,加之这里极为偏僻,恐怕杨尘予还会以为这里就是一个养鸡场。(未完待续)